幸运飞艇开奖结果|幸运飞艇500期走势图
首頁 > 醫藥管理 > 醫藥觀察

2017年FDA批準的新藥:3大里程碑 6張優先審評券 15個腫瘤新藥

2018-01-02 16:54 來源:醫藥魔方 點擊:

 

2017年,FDA藥品評價與研究中心(CDER)共批準46款新藥,包括34個新分子實體(NME)和12個新生物制品(BLA)。此外,生物制品評價和研究中心(CBER)還批準了2款細胞療法和1款基因療法。

FDA在2017年批準的新藥數量創下近20年來新高,是2016年的2倍多,不過正如Forbes專欄作者Frank David發表文章所指出的那樣:FDA批準的NME數量反映的實際上是制藥行業2~3前注冊開展的臨床試驗,今年多批2個,明年少批3個,短期比較這個數字毫無意義。

那么長期趨勢又如何呢?答案是相比10年前,獲得FDA批準的新藥數量整體確實是上升趨勢的。2003-2005年,FDA一共才批準了12個腫瘤藥,而2017年FDA批準了15個腫瘤新藥(包含CAR-T療法)。

Frank David分析稱,這個結果可能是因為某些疾病領域(比如腫瘤)能夠承受日益增高的藥價,而FDA的激勵政策也是鼓勵制藥企業去開展“速度更快、成本更低、風險更小”的項目。現如今,制藥企業普遍樂于在價格空間更大的適應癥上同時開展多個周期更短、成本更低、風險更小的中小型III期臨床試驗,越來越少的企業會愿意畢其功于一役般的把精力和資金全部投到某一項大型III期試驗上面,哪怕是這個臨床試驗具有顯著的臨床價值。

從疾病領域來看,腫瘤仍是2017新藥產出大類,占全年新藥數量的1/3左右。相比之下,心血管、呼吸等誕生過無數重磅炸彈的疾病領域已是明日黃花。

除了批準新藥數量創下新高,FDA在2017年也非常大方地發出了6張優先審評券。諾華憑借首款CAR-T產品上市自己收獲一張罕見兒科疾病優先審評券,另外還花費1.3億美元從Ultragenyx 收購了一張優先審評券,和Gilead一起成為“屯券達人”。經歷了爆炒之后,1.3億美元也成為優先審評券當前的合理價位。

2017年全球新藥研發稱得上是“波瀾壯闊”的一年,至少有3個里程碑事件值得我們銘記:

一是, FDA在5月23日批準默沙東Keytruda用于攜帶高度微衛星不穩定性(MSI-H)或者錯配修復缺陷(dMMR)實體瘤患者的治療,意味著Keytruda成為首款不是基于腫瘤發病位置,而是基于腫瘤標記物的癌癥治療方法,在癌癥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二是,FDA在8月30日批準了諾華的Kymriah上市,用于治療25歲以下青少年難治或復發急性淋巴白血病(ALL)。Kymriah成為全球第一款上市的CAR-T療法。

三是,FDA在12月19日批準Spark Therapeutics的基因療法Luxturna(voretigene neparvovec-rzyl)上市,用于治療遺傳性視網膜病變。Luxturna直接在患者體內矯正基因,屬于真正意義上的基因療法,標志著基因治療時代的正式來臨。

我們此前關注了2018年最值得期待的15項關鍵臨床研究數據,更多I-O、CAR-T、基因療法的數據會在2018年發布,我們拭目以待,期待看到更多的創新和突破!

附:2017年新藥簡介

1、Trulance(plecanatide)

Plecanatide是第一個尿鳥苷素類似物,由Synergy Pharmaceuticals開發,屬于鳥苷酸環化酶-C(GC-C)激動劑,能夠刺激腸液分泌,促進腸功能正常化和規律的排便。Trulance的批準劑量方案為口服3mg,每日1次,可在任何時間服用,不受進食影響。

慢性特發性便秘一種復雜的功能性胃腸道紊亂疾病,其癥狀包括每周少于3次的腸運動,腸梗阻等,病因及病理生理過程尚不明確。CIC影響約3300萬美國人,占全球人口的14%。

在一項涉及2600例患者的大型III期、雙盲、安慰劑對照研究中,與安慰劑相比,Trulance治療12周,患者大便頻率(每周自發排便次數),大便稠度(由布里斯托大便量表測量)有顯著改善。Plecanatide最常見的不良反應是腹瀉,禁用于6歲以下兒童。

2、Parsabiv(etelcalcetide)

腎功能減退、礦物質代謝紊亂可導致甲狀旁腺分泌大量的甲狀旁腺激素(PTH),引起繼發性甲狀旁腺功能亢進,這個疾病在透析患者中的發生率約為88%,在血液透析患者中的發生率為79%。

新型擬鈣劑etelcalcetide可與甲狀旁腺鈣敏感受體結合并激活受體,繼而降低PTH水平。因其可在血液透析后靜脈給藥,優于現有的標準擬鈣劑治療藥西那卡塞。etelcalcetide在2月7日獲批治療成年血液透析患者的繼發性甲狀旁腺功能亢進,是12年來首個獲批用于治療透析患者繼發性甲狀旁腺功能亢進的藥物。

在2項隨機、雙盲、III期對照試驗中,1023例中重度繼發性甲狀旁腺功能亢進的血液透析患者(PTH > 400 pg/mL)除接受標準治療(維生素D和/或磷酸鹽結合劑)外,在透析(3次/周)結束時隨機給予靜脈注射etelcalcetide或安慰劑。

結果顯示,治療20~27周后,兩項研究中etelcalcetide組患者PTH水平較基線值降低30%的患者比例分別為77%和79%,而安慰劑組則為11%和11%;etelcalcetide組PTH水平≤300 pg/mL的患者比分別為52%和56%,而安慰劑組患者僅為6%和5%。

3、Emflaza(deflazacort)

杜氏肌營養不良癥(DMD)是一種X染色體隱性遺傳疾病,由抗肌營養不良蛋白基因(dystrophin gene)突變所致,主要發生于男孩。全球平均每3500個新生男嬰中就有一人罹患此病。患者在學齡前就會因骨骼肌不斷退化出現肌肉無力或萎縮,導致不便行走。大部分DMD患者在3-5歲發病,7-12歲徹底喪失行走能力,20歲左右會因為心肌、肺肌無力死亡。

去年9月,FDA有條件批準了首個DMD藥物Exondys 51(eteplirsen),適用于抗肌營養不良蛋白基因(dystrophin gene)中存在51號外顯子跳躍(exon 51 skipping)的DMD患者,可以覆蓋大約13%的DMD患者群體。

與Exondys 51不同,Emflaza適用于所有類型基因突變的DMD患者,用于5歲及以上DMD患者的治療,是全球首個獲批治療DMD的皮質類固醇藥物。

4、Siliq(brodalumab)

2月15日,FDA批準了Valeant制藥的Siliq(brodalumab),用于對系統性療法或光照療法(紫外線治療)不響應的成人中重度斑塊狀銀屑病的治療,屬于二線用藥。

Brodalumab是一種IL-17R抑制劑,能選擇結合IL-17受體,阻止IL-17A、IL-17F及其它類型IL-17與受體的結合,是繼諾華Secukinumab和禮來Ixekizumab之后FDA批準的第三個針對IL-17通路的單抗藥物

Brodalumab最初由安進研發,之后授權給了阿斯利康和日本協和發酵麒麟株式會社。2015年5月,臨床數據顯示brodalumab與患者自殺傾向相關,安進隨之宣布終止與阿斯利康關于brodalumab的合作,放棄了對Brodalumab的開發。

阿斯利康在與安進分手3個月后,2015年9月將brodalumab以總計4.45億美元的價格將brodalumab的全球獨家開發和商業化權利(除了日本及其他一些亞洲國家,這些地區由協和發酵麒麟持有)授權給了Valeant。Siliq雖然成功上市,但帶有警示自殺風險的黑框警告。

5、Xermelo(telotristatetiprate)

類癌瘤比較罕見且增長緩慢,大多發現于胃腸道。類癌瘤綜合征在類癌瘤患者中的發生率不到10%,往往在腫瘤擴散至肝臟后才會發生。這些患者的腫瘤細胞會釋放過多數量的血清素,從而導致腹瀉。

無法控制的腹瀉綜合征將會導致患者體重下降、影響不良、脫水以及電解質紊亂等。在此情況下,生長抑素類似物能夠抑制部分生長激素的分泌,緩解與功能性胃腸胰酶內分泌瘤有關的癥狀和體征,但其沒有特異性,僅能對類癌瘤綜合征的腹瀉情況起到緩解作用,且容易引起患者體內的激素分泌水平。

FDA批準的Xermelo片劑與SSA聯合,患者只需每日口服3次即可抑制血清素產生,減少類癌瘤綜合征腹瀉次數。

6、Kisqali(ribociclib)

FDA批準3月13日批準諾華Kisqali(ribociclib,LEE011)上市,聯合芳香酶抑制劑一線治療HR+/HER2-晚期或轉移性乳腺癌。Kisqali以突破性藥物和優先審評通道獲得FDA批準,NDA的審評時間僅歷時4.5個月。Kisqali是繼輝瑞Ibrance(palbociclib)之后全球第2個上市的CDK4/6抑制劑。

在一項涉及668例絕經后HR+/HER2-晚期或轉移性乳腺癌患者的III期MONALEESA-2研究中,中期分析時,ribociclib聯合來曲唑作為一線療法相比來曲唑單藥治療可以使疾病進展或死亡風險降低44%。Ribociclib+來曲唑中位PFS顯著延長(19.3個月~未到達),來曲唑組為14.7個月(13.0~16.5個月)。繼續隨訪11個月后,兩組PFS分別為25.3和16.0個月。總生存期數據尚未獲得。

7、Xadago(沙芬酰胺)

帕金森病是老年人中繼阿爾茨海默氏病后第二大常見的慢性進行性神經變性疾病,全球大約700 ~1000 萬例患者,其中 100 萬例患者在美國。

帕金森病患者藥物治療后期會出現“開-關現象”。“開”是指藥物對患者可以起到明顯的治療效果,病人能夠運動;“關”是指患者運動能力喪失。“開-關現象”會隨藥物治療時間的延長而愈發嚴重。生活中表現為病人突然變得僵硬不能運動,僵直持續幾分鐘,然后又突然能運動,隨著病程的延長,這種狀態持續時間越來越長,甚至僵直能長達數小時之久。

“開-關現象”與疾病本身的病情波動引起的運動障礙不同,是不可預知的,而且較多見于年齡偏小的帕金森病人。

FDA此次批準的 Xadago(沙芬酰胺)是作為一種輔助藥物用于用于正接受左旋多巴 / 卡比多巴治療并經歷“關”期發作的患者。

8、Symproic(naldemedine)

FDA批準naldemedine用于治療成人非癌性慢性疼痛患者服用阿片類藥物引起的便秘(OIC)。Naldemedine是每日口服一次的外周作用μ阿片受體拮抗劑。

便秘是阿片類藥物的最常見副作用之一。當阿片類藥物與胃腸道中的阿片受體結合時,可能會誘發便秘。在慢性非癌性疼痛患者中,便秘患病率為40%~50%。

9、Bavencio(avelumab)

轉移性默克爾細胞癌是一種罕見的侵襲性皮膚腫瘤,確診后1年生存率低于50%,5年生存率低于20%。FDA在3月23日批準Bavencio(avelumab)20mg/ml注射液上市,用于治療12歲以上青少年及成人轉移性默克爾細胞癌患者。

Bavencio獲得過FDA授予的突破性藥物資格,此次是憑借應答率和應答持續期數據以優先審評的方式獲得FDA加速批準,是全球第4個上市的PD-1/PD-L1類藥物,也是第一個獲批治療轉移性默克爾細胞癌的PD-L1單抗。

Avelumab的療效和安全性在一項代號為JAVELINMerkel200的單臂、開放、多中心研究中得到證實。JAVELIN Merkel 200研究納入88例經組織病理學確認且接受化療后進展的轉移性默克爾細胞癌患者,65%接受過一種療法,35%接受過2種以上療法,給予每2周1次avelumab 10mg/kg治療,直至疾病進展或出現不可耐受毒性。

結果顯示,總應答率為33%,其中11%為完全緩解,22%為部分緩解。產生應答的患者中,有86%可持續6個月以上,45%可持續12個月以上,應答持續期為2.8~23.3個月。最常見的不良反應包括疲勞(50%),骨骼及疼痛(32%),腹瀉(23%),惡心(22%),注射部位反應(22%),疹(22%),食欲減退(20%)和外周性水腫(20%)。

10、Zejula(niraparib)

Niraparib是一種口服PARP抑制劑,主要針對的是BRCA1/2基因突變的癌癥,開發用于卵巢癌和乳腺癌,此次獲FDA批準上市,用于接收鉑類藥物治療后完全應答或部分應答但又疾病復發的成人卵巢上皮癌、輸卵管癌和原發性腹膜癌患者的維持治療(延緩腫瘤生長)。據國立癌癥研究所估計,美國2017年將有22000例上述新確診癌癥患者,14000例死亡患者。

2016年9月29日,再鼎醫藥與Tesaro達成戰略合作協議,獲得Niraparib在中國市場的獨家研發和銷售權,Tesaro保留可能參與Niraparib在中國共同銷售的選擇權。此外,Tesaro從再鼎醫藥獲得兩個新型的處于研發階段的免疫腫瘤新藥項目海外合作的選擇權。

Zejula是FDA繼續阿斯利康Lynparza(奧拉帕尼,2014/12/19)、Clovis Oncology公司Rubraca(rucaparib,2016/12/19)之后,FDA批準的第3個PARP抑制劑。

11、Dupixent(dupilumab)

特應性皮炎是一種常見的復發性、慢性炎性皮膚疾病,患者通常表現為以炎癥和瘙癢為特點的慢性皮疹。中重度特應性皮炎患者通常全身絕大部位皮膚長滿紅疹,引發強烈持續的瘙癢、皮膚干燥、結痂、滲液,治療藥物非常有限。特應性皮炎影響1800萬~2500萬美國人,其中嬰兒和兒童占8%~18%,大約30萬成人亟需治療藥物。

Dupixent是一種預填充注射器,患者在接受初始負荷劑量后,可自行給藥,每2周1次,可以與局部用皮質甾體藥物聯用,也可以單獨使用。禁用于對dupilumab過敏的患者。Dupilumab獲得過突破性療法資格,以優先審評方式獲批,是FDA批準的首個治療特應性皮炎的生物制品,EvaluatePharma預測2022年銷售額可達45億美元。

FDA去年12月14日剛剛批準輝瑞花費52億美元收購Anacor獲得的小分子特應性皮炎藥物Eucrisa(crisaborole,非甾體PDE4抑制劑),是15年來FDA批準的第一個治療特應性皮炎的新分子實體,銷售峰值預測可達20億美元。

12、Ocrevus(ocrelizumab)

多發性硬化癥(MS)是一種人體免疫系統異常攻擊大腦、脊髓、視神經的神經細胞髓鞘而引起的慢性疾病,表現為肌肉虛弱、疲勞、視物困難,最終導致殘疾。全球大約有230萬例MS患者,目前尚無法完全治愈,包括復發緩解型多發性硬化癥(RRMS,85%)和原發性進展性多發性硬化癥(PPMS,15%)兩種類型。

Ocrelizumab是選擇性靶向CD20+ B細胞的人源單抗。CD20+B細被認為與髓鞘和軸突損傷有關,臨床前研究結果顯示,ocrelizumab可以選擇性地與B細胞表面的CD20結合,而不影響干細胞或血漿細胞,可以發揮神經保護功能。

Ocrelizumab起始劑量為600mg,分2次給藥,每周1次300mg,之后治療劑量為600mg,每6個月1次。Ocrelizumab是目前為止最長效的MS治療藥物,也是首個獲批可以治療兩種類型MS的藥物。

Ocrelizumab由羅氏與Biogen合作開發,根據合作協議,ocrelizumab上市后,Biogen可從羅氏的銷售收入中獲得一定比例分成,其中美國市場的分成比例為13.5%~24%,美國以外市場為3%。

13、Austedo(deutetrabenazine)

deutetrabenazine是已上市亨廷頓藥物四苯喹嗪的氘代產物,與原化合物相比,氘代后藥代動力學特征得到改善,半衰期明顯延長,從而可以降低治療劑量。deutetrabenazine最初由Auspex公司開發,Teva在其III期臨床數據發表后的4個月以32億美元收購Auspex。

deutetrabenazine曾獲得FDA授予的孤兒藥資格,是FDA批準的第2個亨廷頓病藥物,也是FDA批準的第一個氘代產品。

14、Ingrezza(valbenazine)

valbenazine是FDA批準的首個治療遲發性運動障礙的藥物。遲發性運動障礙是一種神經障礙,其特點是重復的不自主運動,通常是下巴、嘴唇和舌頭,如扮鬼臉、伸出舌頭及摑嘴唇。一些受影響的人也經歷不自主的四肢運動或呼吸困難。

遲發性運動障礙是一種神經疾病,表現為舌、唇、口的異常不自主、緩慢不規則運動,以口周運動障礙最常見,包括轉舌及伸舌運動、頜部咀嚼運動及撅嘴等。某些患者的軀干或四肢也會受到影響,或遭遇呼吸困難。

遲發性運動障礙通常是由吩噻嗪類及丁酰苯類藥物所引起。口服普通抗精神病藥發生率為20%~40%,使用長效抗精神病藥發生率約50%。

Valbenazine的常見不良反應包括嗜睡、QT間期延長,禁用于先天性長QT間期綜合征患者。服用Valbenazine的患者應避免駕駛或操作重型機械。

15、Brineura(cerliponase alfa)

Brineura是FDA批準的首個治療晚發嬰兒型神經元蠟樣脂褐質沉積癥(CLN2,又稱兒童Batten病)的藥物,以延緩3歲及以上癥狀性兒科患者行走能力的喪失。

Brineura是一種酶替代療法,其活性成分(cerliponase alfa)是人類TPP1的重組形式,而CLN2病患者恰恰缺乏這一重要的酶蛋白。

Brineura在3歲以上兒科患者中的推薦劑量是300mg,每隔1周通過腦室內輸注一次,然后輸注電解質。完整的Brineura輸液,包括所需的腦室內電解質輸注持續約4.5小時。建議在開始輸液前30至60分鐘,預先施用抗組胺藥物或皮質類固醇。

16、Alunbrig(brigatinib)

Brigatinib被FDA加速批準用于治療克唑替尼耐藥后的ALK突變陽性NSCLC。在一項222例克唑替尼耐藥患者中,brigatinib 90和180mg治療組的總體應答率分別為48% vs 53%,其中完全緩解率分別為3.6%和4.5%。在基線有可測量腦轉移病灶的患者中,90和180mg組顱內ORR分別為42%和67%。

brigatinib是FDA繼輝瑞克唑替尼、諾華色瑞替尼、羅氏alectinib之后批準的第4個ALK+肺癌靶向藥物。

17、Rydapt(midostaurin)

AML是一種快速進展的血液和骨髓腫瘤,發病率隨年齡的增大而明顯升高,中位發病年齡為66歲。在美國的AML中,適合接受骨髓移植的患者不足10%,而且大多數患者對化療無響應并且會進展成復發或難治性AML,5年生存率大約20%~25%。根據美國癌癥研究所的估計,2016年美國大約有19930例新確診AML患者,10430例死亡AML患者。

FLT3突變是AML患者中一種常見的基因突變,與患者預后較差相關。midostaurin是一種口服多激酶抑制劑,可抑制多種調控細胞生長的關鍵激酶,包括Flt3,因此被開發用于攜帶FTL3突變的急性髓性白血病(AML)患者的治療。midostaurin是首個用于治療AML的靶向藥物。FDA還批準Rydapt用于治療罕見血液疾病(侵襲性全身性肥大細胞增多癥)。

FDA曾授予midostaurin優先審評、快速通道(肥大細胞增多癥)和突破性藥物資格(AML)。一項代號為RATIFY的隨機研究入組了717例初治AML患者,結果顯示,與僅接受化療的患者相比,Rydapt聯合化療可顯著延長患者的生存期(74.7 vs 25.6個月)。

18、Tymlos(abaloparatide)

Abaloparatide是一種甲狀旁腺激素相關蛋白(PTHrP)類似物,能與甲狀旁腺受體1結合,從而起到調節代謝,促進骨骼形成的作用。在ACTIVE臨床試驗(18個月的數據)與ACTIVExtend臨床試驗(前6個月的數據)中,與安慰劑相比,abaloparatide能使新發椎體骨折風險降低86%,非椎體骨折風險降低43%。此外,新發椎體骨折與非椎體骨折的絕對風險也分別降低了3.6%和2.0%。

abaloparatide注射液上市被FDA批準用于治療患有骨質疏松癥風險的絕經后女性,是近15年來FDA批準的首個成骨類合成代謝藥物。

19、Imfinzi(durvalumab)

Durvalumab是全球第5個上市的PD-1/PD-L1類藥物,是繼羅氏、默克/輝瑞后第3個上市的PD-L1單抗。在一項納入了182例既往接受過鉑類化療后疾病進展的晚期或轉移性尿路上皮癌患者的單臂臨床試驗中,給予每2周注射1次10mg durvalumab治療,其總體客觀緩解率到達了17%,在95名PD-L1陽性表達的患者中,總體緩解率為26.3%。正是基于這一積極的臨床試驗數據,FDA終極加速批準了這一藥物,相較預期提前了6個月左右。

20、Radicava(依達拉奉)

依達拉奉是FDA自1995年以來批準的首個肌萎縮側索硬化(ALS)新藥。需要注意點是,依達拉奉于2015年首次被日本和韓國批準治療ALS,FDA此次批準依達拉奉治療ALS主要是基于在日本患者中進行的為期6個月的臨床研究的結果。

ALS是一種罕見的未知病因的神經退行性疾病,該病患者身體中動用肌肉所必需的運動神經元被損壞,導致了像舌頭、脖子和四肢之類里的所有肌肉的癱瘓。在美國,大約有12000-15000名ALS患者。這種疾病具有漸進的特性,患者的癥狀會不斷惡化,大部分患者會在癥狀產生后的3到5年內會由于呼吸衰竭而死亡。

21、Kevzara(sarilumab)

sarilumab屬于IL-6R單抗,原本在2016年底就應該上市,但由于現場檢查發現了一些缺陷,一直延后到今年5月才被FDA批準上市。不過作為FDA在羅氏托珠單抗、強生司妥昔單抗之后批準的第3款IL-6/IL-6R靶向藥物,大家對sarilumab也有很高的市場預期。

托珠單抗有靜脈注射或皮下注射兩種用藥方式,每周用藥1次,而 Sarilumab可以 每2周用藥一次。sarilumab治療類風濕關節炎的價格為每年 3.9 萬美元,比起臨床應用最廣泛的兩種 TNF 阻滯劑修美樂(阿達木單抗)和安進的依那西普 低大約1/3。

22、Baxdela(delafloxacin)

Delafloxacin是一種氟喹諾酮類抗生素,與其他喹酮類抗菌劑相比,對革蘭氏陽性菌更有效,特別是對其他喹諾酮類抗菌劑耐藥的甲氧西林耐藥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此次FDA批準的劑型為300mg注射劑。

Delafloxacin的療效得到了兩個III期臨床研究的支持。研究證明了靜脈注射或口服delafloxacin的單藥療法在48~72小時早期臨床反應的主要終點上不劣于萬古霉素(vancomycin)和阿茲特龍(aztreonam)的結合療法。

急性細菌性皮膚和皮膚結構感染是一個具有挑戰性的醫學難題。由于細菌對現有抗菌藥物的耐藥性提高,由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導致的發病率、并發癥和住院率顯著上升。

23、Bevyxxa(betrixaban)

Betrixaban是每日一次的口服Xa因子抑制劑,是利伐沙班、阿哌沙班、依度沙班之后全球上市的第4個直接Xa因子抑制劑類抗凝血藥。

FDA此次批準是基于隨機、雙盲、多中心、 APEX研究(NCT01583218)的數據,試驗將 Betrixaban 延長治療(35-42 天)與依諾肝素短期治療(6-14 天)對急性住院患者 VTE 的預防效果進行了對比。有意思的是,盡管該研究未能到達主要終點(p=0.054),FDA仍給予了betrixaban上市許可。

24、 Tremfya(guselkumab)

銀屑病是一種慢性、自身免疫性皮膚疾病,全球患病人數大約為1.25億。斑塊狀銀屑病是銀屑病最常見的類型,頭皮銀屑病也見于50%的銀屑病患者,大約30%的銀屑病患者患有或者會進展成銀屑病關節炎。

guselkumab是全球第一個上市的anti-IL-23單抗藥物,用法是第0,4 周給予起始劑量,之后每8周皮下注射1次100mg。在VOYAGE 1和VOYAGE 2 研究中,guselkumab治療第16周可以使70%的患者的皮膚清潔程度超過90%。第28周時實現PASI 90的患者比例超過90%,并保持應答一直到第48周。在與阿達木單抗的頭對頭研究中,guselkumab治療組在第16,24,48周的皮膚清潔程度均優于阿達木單抗。

25、 Nerlynx (neratinib)

乳腺癌是美國最常見的癌癥類型。美國國立癌癥研究所估計,2017年將有252710萬名女性被新確診為乳腺癌,40610萬名女性死于乳腺癌。乳腺癌患者中HER2+患者的比例大約為15%。

neratinib是EGFR/HER2抑制劑,其療效和安全性在一項涉及2840例在前2年接受曲妥珠單抗治療的早期HRE2+乳腺癌患者的隨機研究中得到證實。結果顯示,neratinib治療2年后,未發生任何形式復發或死亡的患者比例為94.2%,安慰劑組為91.9%。

Nerlynx (neratinib)獲批用于早期HER2+乳腺癌患者的擴展輔助治療(術后使用Herceptin之后的維持治療),以降低乳腺癌復發風險,是FDA批準的首個擴展輔助療法。

neratinib最常見的不良反應包括腹瀉、惡心、腹痛、疲勞、嘔吐、皮疹、腫脹和口瘡、食欲減退、肌肉痙攣、消化不良、肝功能損傷(AST或ALT水平升高)、皮膚干燥、體重減輕、泌尿系統感染等。

患者在首次接受neratinib治療前,應提前56天給予 loperamide 以預防嚴重腹瀉。臨床使用上同時需要使用抗腹瀉藥、營養液和電解質來管理腹瀉不良反應

26、Vosevi(SOF/VEL/VOX)

美國大約有270萬~390萬丙肝患者,其中一些同時伴有HIV感染。隨著一系列治愈性丙肝新藥的上市,患者池正在急劇縮小。美國丙肝患者中,75%屬于基因1型,20%~25%屬于基因2~型,基因4~6型較少見。一些患者同時伴有HIV感染。

Vosevi 是由索非布韋+velpatasvir+voxilaprevir(SOF/VEL/VOX,NS5B+NS5A+NS3)組成的固定劑量復方,是FDA批準的第2個全基因型丙肝新藥。在2項涉及750例丙肝患者的III期研究中,96%~97%的患者在完成治療后的12周未在血液中檢測到病毒,達到治愈。Vosevi 治療相關的不良反應與病毒基因型相關,最常見的不良反應包括頭痛、疲勞、腹瀉和惡心。Vosevi 不適用于正在服用利福平的患者。

27、 Idhifa(enasidenib)

AML是一種快速進展的血液和骨髓腫瘤,發病率隨年齡的增大而明顯升高,中位發病年齡為66歲。在美國的AML中,適合接受骨髓移植的患者不足10%,而且大多數患者對化療無響應并且會進展成復發或難治性AML,5年生存率大約20%~25%。美國2017年新確診的AML患者大約有21380例,死亡病例大約10590例。

Enasidenib屬于first in class的異檸檬酸脫氫酶2抑制劑,可以抑制多種促進細胞增殖的酶的活性。如果患者血液或骨髓樣本中檢測到了IDH2突變,便適用于接受enasidenib治療。AML患者中攜帶IDH2突變的比例大約為8%~19%。

Enasidenib的療效在一項納入199例攜帶IDH2突變的復發或難治性AML患者的單臂研究中得到證實。結果顯示,在接受最短6個月的治療后,大約19%的患者實現完全緩解,中位緩解持續期為8.2個月。4%的患者實現部分血液學緩解,中位緩解持續期9.6個月。在157例因為AML需要輸血或血小板的患者中,34%在接受enasidenib治療后不再需要輸血。

Enasidenib最常見的不良反應包括惡心、嘔吐、腹瀉、膽紅素升高、食欲下降。孕婦或哺乳期婦女禁止使用enasidenib。

28、Mavyret

全基因型丙肝雞尾酒療法Mavyret由NS3/4A蛋白酶抑制劑glecaprevir(100mg)和NS5A抑制劑pibrentasvir(40mg)組成,公開的臨床數據顯示,Mavyret8周治療方案在無肝硬化和初治基因型1-6丙肝患者群體中的病毒學治愈率(SVR12)達到了97.5%(n=693/711);在伴有嚴重慢性腎病(CKD)的基因型1-6(GT 1-6)丙肝患者中,Mavyret 12周方案的病毒學治愈率達到了100%(n=102/102)。

艾伯維Q3的財報顯示,其Q3的HCV營收只有2.16億美元,其中美國0.6億美元。Mavyret的獲批有望助力艾伯維從節節敗退的丙肝市場扳回一局,根據科睿唯安Cortellis預測,本品在2022年的銷售額可達10.02億美元。

29、Besponsa

Besponsa(inotuzumab ozogamicin)獲批用于治療成人復發或難治性B細胞前體急性淋性白血病(ALL),是首款獲得美國FDA批準的靶向CD22的抗體藥物偶聯物(ADC)。

在一項入組326名患者的隨機、開放標簽、多中心臨床試驗中,Besponsa治療組的完全緩解率顯著高于化療對照組(81% vs 29%)在取得完全緩解的所有患者中,接受Besponsa治療的患者其最小病灶殘留(MRD)的陰性率為78%,化療組為28%(95% CI:14%-47%)。此外,Besponsa組患者的中位總生存期為7.7個月,化療組的數據為6.2個月。在218名評估的患者中,35.8%的Besponsa受訪者經歷CR中位數為8.0個月; 接受化療的患者中,17.4%的患者中位數為4.9個月。

30、Vabomere

Vabomere是一種含有抗菌藥(美羅培南)以及vaborbactam的新復方藥物,用于治療成人復雜尿路感染(cUTI) ,包括由特定細菌引起的一種腎臟感染,腎盂腎炎,效果好于 piperacillin/tazobactam。

具有復雜尿路感染cUTI的成人(包括由特定細菌感染引起的腎盂腎炎患者)的臨床試驗中評估了Vabomere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與另一種抗菌藥物哌拉西林/他唑巴坦相比,該試驗結果是Vabomere的抗菌性優于哌拉西林/他唑巴坦。

在使用Vabomere靜脈治療結束時,約98%的用Vabomere治療的患者改善性狀,而使用哌拉西林/他唑巴坦治療的患者有94%的的改善,哌拉西林/他唑巴坦是一種已通過抗菌藥物治療/改善癥狀和陰性尿培養試驗的藥物。在完成治療后約7天,約77%的Vabomere治療的患者解決了癥狀并通過陰性尿培養,相比約73%用哌拉西林/他唑巴坦治療的患者解決了癥狀并通過陰性尿培養。Vabomere被FDA批準為合格的治療傳染病產品。

31、benznidazole(芐硝唑)

查加斯病(Chagasdisease),又稱為美洲錐蟲(Americantrypanosomiasis),是一種熱帶疾病寄生蟲疾病;克由氏錐蟲引起的寄生蟲感染,可以通過不同途徑傳播,包括與某些昆蟲的糞便,輸血或懷孕期間從母親到孩子。感染多年,這種疾病可引起嚴重的心臟病,也可以影響吞咽和消化。雖然Chagas 病(查加斯病)主要影響到拉丁美洲農村地區的人們,但最近的估計是,美國可能有約30萬人患有查加斯病。

苯并乙唑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在6至12歲的兒科患者的兩項安慰劑對照臨床試驗中確立。在第一次試驗中,接受苯硝唑治療的大約60%的兒童的抗體測試從陽性變為陰性,而接受安慰劑的兒童約為14%。第二次試驗的結果是相似的:接受苯苯硝唑療的兒童約55%的抗體試驗從陽性到陰性的變化,而接受安慰劑的患者為5%。 2至12歲兒科患者的安氏和藥代動力學(身體如何吸收,分配和清除藥物)的研究提供了至少2歲以下的給藥建議的信息。

32、Aliqopa(copanlisib)

拜耳醫療保健公司的Aliqopa(copanlisib)用于三線治療復發性濾泡性淋巴瘤成人患者,此類患者既往至少已接受過兩個方案的系統治療。

Aliqopa是一種激酶抑制劑,通過阻斷多種促細胞生長的酶來發揮作用,其加速批準基于一項單臂試驗的數據。該研究入組104例濾泡性B細胞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患者既往至少經兩次治療而復發。經Aliqopa治療后,59%的患者獲得了完全緩解或部分緩解,且中位緩解持續時間為12.2個月。

Aliqopa常見的不良反應包括高血糖癥、腹瀉、體力和精力下降、高血壓、白細胞計數減少、惡心、下呼吸道感染和血小板水平下降;嚴重的不良反應包括感染、高血糖癥、高血壓、非感染性肺炎、中性粒細胞減少和皮膚反應。妊娠或哺乳的婦女不應服用Aliqopa,因為可能會對發育中的胎兒或新生兒造成傷害。

33、Solosec(secnidazole)

secnidazole 屬于5-硝基咪唑類抗生素,是唯一一款治療細菌陰道炎的單劑口服療法。在臨床試驗中,經21-30天的本品或安慰劑治療,試驗一、實驗二的臨床響應率分別為67.7%和53.3%,而相同條件下,安慰劑只有17.7%和19.3%。細菌陰道炎是美國最常見的婦科感染,每年影響了2100萬名14歲到49歲的女性,因此本品具有良好的市場前景。

34、Verzenio(abemaciclib)

Verzenio(abemaciclib)是FDA批準的第三款CDK4/6抑制劑。療效方面,132名經內分泌療法與化療治療癌癥依舊發生進展的HR+、HER2-患者接受Verzenio單藥治療后,19.7%的患者出現了完全緩解(CR)或部分緩解(PR),中位客觀緩解時間為8.6個月。而與氟維司群聯合治療中位無進展生存期(PFS)達16.4個月,高于使用安慰劑與氟維司群的患者(9.3個月)。

聯合氟維司群治療方面,從患者的無進展生存期、總緩解率數據來看,Verzenio稍好于Ibrance,其風險比為0.556,而Ibrance為0.461。但是對于遲來的Verzenio來講,局勢非常不利,因為美國乳腺癌的市場已經被輝瑞占據了半壁江山,如沒有差異化的銷售,這個產品突出重圍的難度不小。

35、Calquence(acalabrutinib)

Acalabrutinib是繼重磅炸彈藥物依魯替尼之后全球第2個上市的BTK(布魯頓酪氨酸蛋白激酶)抑制劑,用于治療套細胞淋巴瘤。acalabrutinib獲批是基于ACE-LY-004 MCL的數據,這是一項針對124名成人復發性或難治性MCL的2期開放標簽單臂臨床試驗。在試驗中,81%的患者獲得部分或完全緩解,其中完全緩解率達40%,部分緩解率達41%。

36、Vyzulta

新型抗青光眼藥物Vyzulta(latanoprostene bunod滴眼液,0.024%)是首款獲批上市可降低眼壓的前列腺素類似物。

Vyzulta是一款每日一次的單一藥物療法,該藥物的有效成分拉坦前列素酸(latanoprost acid)和丁二醇單硝酸酯(butanediol mononitrate),在青光眼的治療上有著雙重作用機制,VYZULTA是既能作用于葡萄膜鞏膜通路,又能通過釋放一氧化氮作用于小梁網和許萊姆氏管(Schlemm's canal),促進房水排出。

這種雙管齊下療法的療效在一系列臨床試驗中得到了驗證:與馬來酸噻嗎洛爾滴眼液相比,Vyzulta展現出了非劣效與優效;與拉坦前列素相比,Vyzulta能更顯著地降低眼壓此外,它的短期療效與長期安全性也得到了證實。

37、Prevymis ( letermovir )

11月8日,FDA批準默沙東的新藥 Prevymis(letermovir),用于在接受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HSCT)后,巨細胞病毒(CMV)血清呈陽性的成人患者中,CMV感染和相關疾病的預防。Prevymis的獲批,是基于一項關鍵性III期臨床研究的數據,該研究是一項全球性、多中心、隨機、安慰劑對照研究,在CMV血清反應陽性的allo-HSCT成人受者(R+)中開展,調查了letermovir預防臨床意義的巨細胞病毒感染的療效和安全性。研究中,患者在移植后以2:1的比例隨機分配至接受letermovir或安慰劑治療。

與安慰劑組相比,Prevymis治療組發生臨床上顯著CMV感染、停止治療或HSCT后第24周數據缺失的患者比例顯著降低(-23.5%,-14.6%,),達到了主要終點。在移植后第24周,Prevymis治療組全因死亡率比安慰劑組低(12% vs 17%)。

Revymis是美國15年來首個批準用于CMV感染的新藥,其是一種非核苷類CMV抑制劑,通過靶向病毒終止酶(terminase)復合物而抑制病毒的復制。

CMV是allo-HSCT受者中一種常見且潛在嚴重的病毒感染。接受HSCT的CMV血清學陽性患者存在高風險的CMV再激活。任何水平的CMV感染均與HSCT患者升高的死亡率相關。Prevymis的上市,將為這一高危群體提供一種重要的治療選擇,解決該領域存在的顯著未滿足醫療需求。

38、Fasenra(benralizumab)

全球哮喘患者約有3.2億人,僅有10%左右屬于重度哮喘,但在臨床上仍存在極大的未滿足的治療需求。

Fasenra是一種單克隆抗體,可以或許直接團結嗜酸性粒細胞上的白細胞介素5受體的α亞基(IL-5Rα),并奇特地吸引自然殺死細胞(NK cell)誘導細胞凋亡(措施性細胞滅亡),耗損嗜酸性粒細胞。嗜酸性粒細胞是一種白細胞,在激發哮喘、哮喘嚴重水平及哮喘爆發中發揮了要害浸染。

此前FDA批準了羅氏的Xolair(Omalizumab)、GSK的Nucala(Mepolizumab),以及Teva的Cinqair(Reslizumab),本品已經是第四個獲批的產品。

FDA的批準基于WINDWARD試驗項目,包括兩項關鍵臨床3期試驗SIROCCO和CALIMA以及一項口服糖皮質激素(OCS)節制3期研究ZONDA。這項持續時間為8周的Fasenra給藥方案試驗結果為:1)Fasenra組的年哮喘加重率比安慰劑低51%;2)一秒持續呼氣容積(FEV1)相關的肺功能相較安慰劑組有159ml的改善值;3)接受藥物治療的患者與接受安慰劑的患者相比,降低長期糖皮質激素使用劑量的可能性要高出4倍以上,且平均可以將口服糖皮質激素的使用劑量降低75%,遠高于使用安慰劑患者達到的25%。

39、Mepsevii

11月15日,FDA批準Ultragenyx Pharma的 Mepsevii(vestronidase alfa-vjbk)用于VII型粘多糖貯積癥(MPS VII)治療,也是首款經美國FDA批準,治療兒童和成人MPS VII患者的創新療法。

粘多糖貯積癥是一種罕見病,而且有多重亞型,VII型是最罕見的一種,發病率不足百萬分之一。療效方面,在一項23名患者參與的臨床試驗中,患者年齡跨度為5個月到25歲,使用Mepsevii治療164周,結果顯示,在24周的治療后,治療組的6分鐘行走測試結果比對照組多出18米。在最多達120周的后續跟進中,研究人員發現3名患者的病情得到了持續改善,剩下能參與行走測試的患者的病情也都穩定了下來。

Vestronidase alfa-vjbk是一種重組人β葡糖醛酸糖苷酶,可替代缺失的溶酶體酶,降解組織中的粘多糖,用于治療兒童和成人VII型黏多糖貯積癥這一極其罕見的疾病。Mepsevii曾獲得美國 FDA頒發的孤兒藥資格以及快速通道資格,它的獲批充分說明了美國對罕見病新藥研究的重視。

40、Hemlibra(emicizumab)

11月16日,FDA批準羅氏的白血病單抗 Hemlibra(emicizumab),這是近20年來首個獲FDA批準的用于治療體內含有VIII因子抑制物的A型血友病新藥。2015年,Hemlibra曾獲FDA授予的優先評審資格和突破性療法認定,而此次獲批是基于兩項臨床試驗的結果。

HAVEN1研究表明,12歲及以上的體內含有VIII因子抑制物的A型血友病患者在接受Hemlibra預防治療后,與沒有接受預防治療的患者相比,出血率降低87%。同類首個患者內分析表明,與非介入性研究(NIS)中接受BPA 預防治療的患者相比,接受Hemlibra預防治療的患者的出血率顯著降低79%。

HAVEN2研究的中期結果表明,12歲以下的體內含有抑制物的A型血友病兒童患者,在接受Hemlibra預防治療后,有87%未出現出血。在參加NIS的13名兒童患者的患者內分析中,Hemlibra預防治療與BPA治療相比降低出血率99%。

2015年,Hemlibra曾獲FDA授予的優先評審資格和突破性療法認定,用于治療12歲及以上的體內含有抑制物的A型血友病患者。歐洲藥物管理局(EMA)也正在加速評估HAVEN 1和HAVEN 2的試驗數據。

41、Ozempic(Semaglutide)

Semaglutide與利拉魯肽同屬GLP-1類似物,但給藥周期要比利拉魯肽長,療效也不劣于利拉魯肽。早期有公開的臨床數據顯示,兩種劑量下的Semaglutide(0.5mg/1.0mg)和Trulicity(0.75mg/1.5mg)的治療效果對比,Semaglutide均顯示出降糖優勢。兩種劑量的Semaglutide患者組的數值分別為1.5%和1.8%,而Trulicity為1.1%和1.4%。與此同時,Semaglutide的減肥效果同樣出色,臨床數據顯示Semaglutide治療患者的平均體重減輕了6.5kg,而Trulicity僅為3.0kg。此外,Semaglutide還是繼利拉魯肽之后,第二個被證明可降低心衰風險的GLP-1類似物。

索馬魯肽是繼艾塞那肽、利拉魯肽、阿必魯肽、度拉糖肽、利司那肽、貝那魯肽(中國批準)之后,全球第7個上市的GLP-1受體激動劑。

42、Xepi(ozenoxacin)

12月11日,FDA批準Medimetriks制藥公司的Xepi (ozenoxacin)用于治療兩個月以上的膿皰瘡患兒,每天2次,局部用藥5天。膿皰瘡又名“傳染性膿皰病”,俗稱“黃水瘡“,是一種常見的、通過接觸傳染的淺表皮膚感染性疾病,以發生水皰、膿皰,易破潰結膿痂為特征。根據臨床表現不同,分為大皰性和非大皰性膿皰瘡兩種類型。

43、Rhopressa(netarsudil)

12月18日,FDA批準了Aerie Pharmaceuticals青光眼新藥Rhopressa(netarsudil 0.02%滴眼液)上市,治療罹患開角型青光眼或高眼壓的患者,比預期上市時間提前兩個多月(PDUFA日期是2018年2月28日)。

青光眼是一種影響視力的高發眼部疾病,主要病因是眼內產生的房水無法正常排出,導致眼壓升高。長期的眼壓升高會壓迫視神經使其受損,進而造成視力衰退,甚至失明。通過現有的藥物或手術療法來降低眼壓,能減緩疾病發展,降低致盲的風險。

在III期臨床試驗中,Rhopressa與常用的的β-受體阻滯劑噻嗎洛樂(Timolol)在介于20和25毫米汞柱之間的眼壓療效一致。10月,FDA專家以9:1投票支持批準Rhopressa上市,作為未能對PGA治療起效的青光眼患者的輔助用藥。11月初,Valeant的PGA藥物Vyzulta(latanoprostene bunod滴眼液,0.024%)獲FDA批準上市。據悉,Rhopressa和Vyzulta由同一家工廠制造。

44、Steglatro(ertugliflozin)

12月19日,FDA批準默沙東/輝瑞聯合開發的SGLT-2抑制劑ertugliflozin上市,包括單方Steglatro(Steglatro)以及復方Steglujan(ertugliflozin西格列汀)、Segluromet(ertugliflozin二甲雙胍),聯合運動和飲食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

在為期26周的 VERTIS SITA 研究中,與服用安慰劑的患者相比,Ertugliflozin 5mg 或 15mg 與西格列汀 100mg 聯合用藥能更好地降糖,HbA1c 分別降低 1.6% 和 1.7%,而安慰劑組僅為 0.4%(p<0.001)。在為期26周的 VERTIS MET 研究中,5mg 或15mg 的 Ertugliflozin 與二甲雙胍聯用均能更好地降糖,HbA1c分別降低0.7%和0.9%,而安慰劑組僅為0.0%(p<0.001)。

45、Macrilen

12月20日,FDA批準Aeterna Zentaris口服生長素釋放肽激動劑Macrilen(macimorelin),用于成年生長激素缺乏癥(AGHD)患者的診斷

在美國、加拿大和歐洲,AGHD大約影響了75000名成年人。生長激素不僅在從兒童到成年期的發育中起重要作用,而且有助于促進激素平衡的健康狀態。AGHD主要是由于垂體損害所致,表現為骨礦物質密度降低、瘦體重減少、運動能力減弱和總體生活質量下降,以及心血管疾病風險增加。

在Macrilen之前,用于評估AGHD的金標準是“胰島素耐量試驗(ITT),需要在數小時內進行靜脈抽血,對患者和醫務人員都不方便,且可能不適合冠心病或癲癇癥患者。Macrilen可刺激垂體分泌生長激素進入循環系統,在口服Macrilen 90分鐘后,在四個血樣中測量刺激的生長激素水平,可以評估生長激素缺乏癥(GHD)。

Macrilen的診斷效果在一項3期臨床試驗中得到驗證。數據顯示,與ITT比,Macrilen能更有效地刺激腦垂體產生生長激素;有80%的口服Macrilen的患者,測量的生長激素水平等于或高于ITT產生的生長激素水平;Macrilen在研究中的靈敏度(87%)和特異性(96%)令人滿意;并且之前的數據可以被重復。

46、Steglatro(ertugliflozin)

La Jolla公司的Giapreza (血管緊張素II)靜脈注射液用于治療成人膿毒癥休克或其他分布性休克導致的重癥低血壓。

在心臟泵出血液時,血壓是血液泵向動脈壁的推力。低血壓(Hypotension)是一種血壓異常低的現象。休克條件下血壓迅速降低,以至于導致大腦、腎臟和其他重要器官無法獲得足夠的血液維持正常工作。膿毒癥休克是最常見的分布性休克,也是美國ICU內非心臟原因死亡的主要原因。

一項納入321例患者的臨床試驗顯示,與安慰劑相比,Giapreza可以在常規治療的基礎上有效升高血壓。但同時也要注意的是該藥會導致危險的血凝塊(動靜脈血栓,包括深靜脈血栓形成),需同時聯用抗血栓藥物預防血栓生成。

47、Kymriah(tisagenlecleucel)

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在15歲以下兒童癌癥確診病例中約占25%,是美國最常見的兒童癌。根據美國國家癌癥研究所估計,每年約有3100名年齡在20歲以下的患者被診斷為這一疾病。有效的治療選擇十分有限,在多次復發或難治性B-細胞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兒童及青少年患者中,五年無病生存率低于10%-30%。

Kymriah的臨床試驗是在全球25個研究中心,一共招募了88位3-23歲的晚期B細胞淋巴性白血病患者,其中16位患者由于各種原因沒有完成治療,最后統計了63位患者的效果。63位患者中,有52位患者實現了完全緩解或者是接近完全緩解,有效率高達83%; 經過6個月的隨訪,75%的患者依然持續有效,經過12個月的隨訪,64%的患者依然持續有效。

48、Yescarta

Yescarta(axicabtagene ciloleucel)是FDA批準的第二個CAR-T療法。美國每年約有72000例非霍奇金淋巴瘤(NHL)新病例被確診,其中,彌漫性大B細胞淋巴瘤(DLBCL)占了約三分之一。此次,Yescarta被批準的適應癥包括DLBCL、原發性縱隔大B細胞淋巴瘤、高級B細胞淋巴瘤(high grade B-cell lymphoma)以及由濾泡性淋巴瘤引起的DLBCL。

Yescarta的獲批是基于一項名為ZUMA-1的多中心臨床試驗數據,在接受Yescarta單次輸注的101位患者中,總體反應率ORR為72%,完全緩解率CR可達到51%!13%的患者經歷了3級或更高級別的細胞因子釋放綜合征(CRS),31%的患者經歷了神經系統毒性。基于此,FDA批準了Yescarta風險評估和減緩策略(REMS)。

49、Luxturna( voretigene neparvovec-rzyl)

Luxturna是首個用AAV運輸的基因療法,用于矯正基因缺陷引起的視網膜病變(IRD)的患者。此療法用AAV將健康的RPE65基因引入患者體內,讓患者生成正常功能的蛋白來改善視力。Luxturna僅適用于那些擁有可自行發育視網膜細胞的患者,每只眼睛須分開處理,至少需要經過六天的外科手術,由手術經驗豐富的外科醫生通過視網膜下注射,且患者應短期給予口服腎上腺皮質激素及促腎上腺皮質激素藥潑尼松(Prednisone),限制Luxturna的潛在免疫反應。

Luxturna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證據來自在41名4~44歲患者中開展的臨床試驗,所有參與者均證實攜帶雙等位基因RPE65突變。療效證據主要是一項涉及31名患者的III期研究,一次注射Luxturna后,相比對照組,試驗組患者在暗光下避開障礙的能力得到了顯著提高。最常見的不良反應包括結膜充血、白內障、高眼壓、視網膜撕裂。

Tags:安全管理 安全

責任編輯:露兒

圖片新聞
中國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7 中國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